向下滑動顯示更多

社區環保藝術展覽簡介

「元」源不絕文化藝術節—社區環保藝術展覽”為元朗區議會(在地區上推廣藝術文化活動的資助計劃)與間築社合辦。透過寫生的手法和藝術的角度,宣揚元朗的社區文化及保育的重要性。社區環保藝術展內有3大活動,當中包括...

社區文化導賞

帶領居民到訪元朗區各具特色之地點,透過講解員向居民介紹地點背後之歷史及特色,並即席進行寫生及分享速寫心得。

元朗區位於新界西北部,是香港第三大行政分區。其總面積約138平方公里,毗鄰深圳灣,與屯門區、荃灣區、大埔區與北區接壤。根據劉敏斐於1961年製作的《香港、九龍、新界行政區簡圖》,元朗區早於1960年代或之前經已被政府劃出。歷經多年的邊界變遷...

紮作師傅及年青藝術家共同製作環保裝置藝術

紮作技藝簡介

紮作技藝是指人用各種物料並將之紮成藝術品的技藝。該技藝除了是日久天長的民間手藝,亦是香港的非物質文化遺產。

紮作可分為喪葬紮作、節慶紮作和裝飾紮作三大類。不同種類的紮作一般會在宗教儀式中的祭典作為祭品或於民間節慶作為裝飾。

早於19世紀,香港的佛教、道教儀式中已使用大量紙紮祭品,讓死者在陰間「享用」各種祭品,倒如衣物、轎、僕人、手袋等。除此之外,不少師傅亦紮出節慶及裝飾物品,讓人歡渡佳節,例如花燈、花牌、獅頭等。紮作工藝在本港傳承多年,從未間斷。

傳統花牌

傳統花牌乃紮作的一種,是一種用於宣佈不同事項且饒具藝術元素的告示牌。其精美的藝術設計為吸引人主動接觸訂造者想公佈的訊息而設。

古代,香港通訊設備落後,為了公佈各種消息(如發佈婚訊、死訊與嬰孩出生、商店開張、活動舉辦、週年誌慶及祝福他人名成利就等的訊息)且令更多人得悉,部份人會找紮作師傅製作花牌,以吸引更多人關注。

訂購花牌需要不少資金,能夠訂購花牌的人消費力往往較高。而價格愈高的花牌,其尺寸愈大、精緻程度愈高、裝飾品的種類(如龍柱、展翅的孔雀)愈多。

因在市區樹立花牌需經過政府批准,而有關申請程序複雜且會耗用不少申請者時間,花牌在市區中寥若晨星。相反,在郊區與近郊地區的私人地方樹立花牌則不用作出申請。故此,花牌在重視傳統的鄉村較為常見。

由於紮作師傅製作花牌需要大量空間以繪製圖紙、紮竹、上棚、寫大字、貯藏花牌,師傅們多在地價較便宜的近郊或舊區設置製作工場以減輕成本。比方說:李炎記與新忠花店 —— 本港著名的花牌製作公司,兩家公司之工場則分別設置在元朗舊墟和屯門區的虎地。

李炎記歷史悠久,已有57年歷史。隨著科技進步,除手繪技術外,該公司引入了電腦打印技術來製作花牌。電腦打印減輕了師傅製作花牌的功夫,使部份花牌成本減低,吸引了更多預算有限的顧客光顧。

新忠花店則由老師傅黃乃忠經營,該公司由其父在廣州所創,後搬遷至香港營運。黃師傅子承父業,代替離世父親打理公司。歷經多次的搬遷,黃師傅現時於虎地工作。除了製作傳統花牌,他亦開始製造與開辦興趣班教導民眾製作迷你花牌,讓花牌能夠成為家居擺設,融入當今社會。

製作花牌的工序繁多,耗時費力。一般而言,花牌製作公司與客戶完成商討並確立最終設計後,會開始落手建造花牌。

首先,師傅們會先架設內籠,他們會選擇適當的竹枝並加以刨削,再用鐵線或繩紮好,確保內籠有足夠支撐。其後,師傅們會開始鋪砌紙張並在上面鋪上由人手書寫或電腦打印的文字。接著,他們會開始加上各種點綴品,例如龍柱、鳳頂、模仿花朵的彩色銻紙、珠包、紅布、枕柱、圓包等。有些花牌亦會被裝上燈泡,確保民眾在夜間也能欣賞到花牌上昭示的訊息與華麗的裝飾。最後,花牌會送往訂購者提供的擺放地址,師傅會將花牌安裝上竹棚或腳架,確保花牌能安穩、清晰地示人。

除非客戶購買花牌,否則大部份皆為租用性質的花牌會於使用完畢後被送返工場,大部份完好無缺的點綴品將留待予製作另一個花牌時使用以響應環保。

展覽花牌

花牌紥作訪問

獅頭紮作

獅頭是指醒獅的頭部,乃節慶紮作的其中一種。而醒獅則是舞獅所用的道具,用作祈褔、遏止邪氣。

醒獅原名瑞獅,為求獅隻帶來吉祥而為名。因「瑞」與「睡」同音,古人認為原名令獅隻少氣無力,遂改「瑞」為「醒」以求令獅隻份外醒神。相傳,佛山人為求消除瘟疫,決定於鎮內舞動瑞獅。民眾用竹篾紮成獅頭形狀、糊上紙張並繪上獅子圖案,製造出被封為「護法靈獸」的瑞獅並將之交由鎮內的壯漢舞動。最終,大部份病人得以康復,而舞獅則化成祈褔消災的習俗。

眼下,醒獅團所用的獅頭多由專業紮作師傳製作。手工愈精細的獅頭,造價愈高。

雄獅樓是本港一間承接獅頭製作的紮作公司,該公司的創辦人許嘉雄從幼便喜歡研究獅頭紮作,遂於少年時期起學師。在成年後,他更開辦屬於自己的公司,其紮作作品主題多元、華實相稱,奪得多個榮譽。

許老闆表示源遠流長的獅頭紮作成為了非物質文化遺產後,受到政府保護。故此,他並不擔心獅頭的製作技巧將有失傳的一天,更對行業日後的發展滿有希冀。然而,中國大陸的紮作費用相對香港的少,使不少本地的機構改向大陸廠商購買紮作。許老闆憂慮此舉長遠會導致香港紮作業萎縮,他希望香港政府能夠制定令香港業界得益的貿易保護政策,減少本地人依賴大陸紮作公司,避免更多香港的紮作工場或會冰消瓦解 。

獅頭紥作訪問

獅頭繪畫表演

基於獅頭構造複雜,其製作時間頗長 —— 一個能讓成人舞動的獅頭,需要至少數天方能完成。獅頭的主要製作程序包括紮作、「撲紙」、「寫色」及裝飾配置。

紮作獅頭要先開竹篾,以竹來塑造獅頭的骨架結構(又稱為「囊」)。於竹蔑交疊之處,需用紗紙紮緊,再用漿糊黏實以確保獅頭牢不可破。為加強竹篾的柔軟度,部份師傅會利用火槍將竹燒軟至合適的弧度,再以鐵線、膠篾及漿糊連接。

「撲紙」是成造獅頭的外型的過程。師傅們會將不同的紙與布裁成小幅的長方形並用漿糊將之逐層貼到骨架上。第一層是紗紙,第二層為綢布或絹布,第三層為另一層紗紙。「撲紙」能增加獅頭的硬度,讓獅頭於比武或表演時不易破損。

「寫色」則是指為師傅們為獅頭上色及畫上花紋的行動,不同種類的醒獅會被髹上不同的色彩。上色後,師傅會在獅頭上光油,使獅頭耀眼奪目。 最終,師傳們會替獅頭安裝各種裝飾,包括眼珠、眼瞼布、生絲球、額頂鏡片、獅耳、獅口等,令醒獅炯炯有神、氣勢磅礴,引起觀眾注意。

「元」源不絕文化藝術節 —
社區環保藝術展覽

活動時間表